新闻

订阅 email
显示 博客 | Google+ | Twitter | 全部 的消息. 使用 RSS 订阅我们的博客。

星期六, 9月 19, 2015

中国流行的iOS应用遭到前所未有的恶意软件感染

发生了什么?

 

据最近的报道,中国开发者使用的某些版本的Xcode被感染,在开发者不知情的情况iOS应用中就被注入了用于跟踪的代码。(1、2)。被注入后,开发者们将他们被感染的iOS应用程序的上架了App Store并得到苹果批准。截止完稿前,这些被感染的应用在App store仍可访问(外部链接)。任何安装并启动了这些被感染应用的用户都将是追踪代码的受害者。

 

这是苹果应用商店一次重大的感染事件。苹果以人工审查所有的被提交应用而著名,相对Android商店的恶意软件会更多。这是苹果应用商店历史上最广泛和重大的一次恶意软件事件传播事件。

 

这些被感染Xcode被托管在百度云上。百度本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些Xcode是被感染的。在这次事件逐渐浮出水时该公司于昨日删除了这些被感染的文件。由于在中国下载外国网站的文件时速度非常慢,许多中国人希望能够从国内网站来下载。很多人也会使用下载软件,如迅雷,而不是直接从官方的Mac App Store中下载。

 

据用户的报告,许多中国著名的应用受到影响。我们在下面的列表中链接了测些受感染的应用,但请不要下载他们,我们只是链接他们,目的是使用户能够知道具体是哪些应用程序。这些受影响的应用程序包括:

 

微信(link is external) 中国最流行的聊天应用

网易云音乐(link is external) (NetEase Cloud Music) - 网易的免费音乐应用

网易公开课(link is external) (NetEase) - 被许多学生所使用的公开教育应用

中信银行动卡空间(link is external) (China CITIC Bank Card Space)

中国联通手机营业厅(link is external) (China Unicom Shop)

星期三, 9月 16, 2015

GFW主动探测系统研究报告

英文原文来自 https://blog.torproject.org/blog/learning-more-about-gfws-active-probing...

Roya, David, Nick, nweaver, Vern, 和我刚刚完成了关于GFW主动探测系统的研究。这个系统在几年前就被用来探测翻墙工具,比如Tor。我们在之前的博文中介绍过GFW主动探测系统是如何工作的。但有几个问题我们没有回答。比如这个系统的物理结构是怎样的。那些用来主动探测的IP是归GFW所有的么? 有猜测GFW短时间内劫持了部分IP来用来主动探测,但没有证据。这次研究回答了这些问题。

因为这个实验是网络检测,我们从收集数据开始。我们创建了3个数据库,包括了GFW主动探测的小时/月份/年份的数据。这3个不同时段的数据库让我们从不同角度了解GFW主动探测的工作原理。我们公开了其中的两个数据库,你可以重复我们的实验,或者自己分析。

  • 通常来说,如果Tor的某个网桥代理被GFW检测并封锁,它会一直被封锁。但是这意味着网桥代理完全无法访问吗? 我们让中国的VPS一直连接我们控制的网桥代理。我们发现,每25小时,中国的VPS可以短暂的连接到我们的代理网桥。下图显示了这个现象。每个数据点表示中国的VPS试图与网桥代理建立连接。中国联通和中国教育网都有这个周期性现象。有时候,网络安全设备在更新规则时会默认允许所有流量,但我们不知道GFW周期性现象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的。

  • 我们找到了规律,GFW主动探测的TCP头暗示那几千个IP都来自与同一个地方。下图显示了数据包的初始序号和时间。每个数据点都是一个主动探测连接。如果每个主动探测都是从不同地方发出的,我们应该看到随机的数据点,因为数据包的初始序号是随机选择的。但是下图显示主动探测连接虽然来自不同IP,但是非常有规律。我们认为主动探测的初始序号是按照时间产生的。

 

  • 我们发现GFW主动探测不仅仅针对了Tor。GFW还对 SoftEther 和GoAgent进行了主动探测。这说明主动探测系统是模块化的。GFW工程师能比较简单的对新翻墙软件改进主动探测功能。

星期五, 9月 04, 2015

GreatFire Q&A with Jimmy Wales on China Censorship

We have been critical of Wikipedia’s approach to censorship in the Middle Kingdom. In a recent piece for the Huffington Post, I lamented the loss of Wikipedia in China. The encyclopedia’s founder, Jimmy Wales, who is also a staunch and public anti-censorship champion, reached out to us on Twitter. Jimmy agreed to publish our unedited exchange on the difficult nature of dealing with censorship in China.

星期三, 8月 26, 2015

中国开发者被警察要求删除软件

发生了什么?

ShawdowSocks

8月22日,一个托管于GitHub的开源项目 ShadowSocks 被删除了。

ss.png

据该项目的作者透漏,警察联系了他,并要求他停止开发该工具,并从GitHub上删除所有代码。

police.png

后来他删除了关于警方的评论,想必是迫于警方的压力。
edited.png

消息传出后,许多中国和外国开发商,以及ShadowSocks用户,对作者致谢。同时由于这种广泛关注的结果,ShadowSocks成为了GitHub上的热门项目。

Github.png

 

GoAgent

GoAgent 的 Github 项目 在今天也被删除了 (2015年8月25日)。GoAgent 也是中国最流行的翻墙工具。它依赖谷歌的App Engine来建立跨越GFW的通道。 它曾托管于谷歌代码,之后迁移到了Github。作者phuslu没有对项目删除作出任何解释,但他更改了他的账户描述为“凡事只要有开始,就必然会有结局”。

 

星期三, 7月 15, 2015

LinkedIn: technological and financial giants; but morally pygmies

When LinkedIn decided to create a China-hosted version of its website in February, 2014, it made a decision to compromise the company's values in the pursuit of the dollar.

It'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before LinkedIn launched LingYing (the local version of the site), LinkedIn was already active in China. By their own account, they had four million registered users (with little marketing effort), a Chinese-language interface and China-based clients who were buying recruitment ads on the platform (the major source of their revenue). The site had been blocked by the authorities for one 24-hour period but otherwise was always accessible.

So why was it necessary for LinkedIn to create a local entity in China? With a local entity the company would be able to issue official receipts in RMB, making it more convenient for local companies to buy advertising on the site. A local entity also makes it easier to secure marketing deals to promote LingYing in China.

But perhaps the biggest appeal in creating a local entity for LinkedIn is that it would be among the few foreign internet companies who could cosy up with Lu Wei and the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CAC). Having that kind of a relationship with CAC surely helps the business and those who are associated with the company.

星期四, 6月 18, 2015

We Had Our Arguments, But We Will Miss You Wikipedia

Wikipedia is the latest nail in the internet freedom coffin and it certainly will not be the last. Wikipedia thought that by engaging with China, the authorities would gradually open up. They thought that by allowing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censor as much information as they wanted, that eventually they would relinquish control. They thought that for those in China, having access to some Wikipedia pages was better than having access to none.

星期六, 4月 04, 2015

CNNIC封杀自己对根证书被撤销的声明

谷歌于2015年4月1日宣布,他们将不再承认CNNIC根和EV证书颁发机构(CAs)。

在第二天,Mozilla也发表博文称:CNNIC给其他公司发行不受约束的中间证书是“令人震惊的做法”,而Mozilla的产品将不再信任由CNNIC根颁发的任何证书。 Mozilla还发表了关于他们的更详细的报告

在谷歌和Mozilla于2015年3月23日曝光了几个谷歌域名使用了未经批准的数字证书之后,CNNIC并未发表任何声明。CNNIC身为证书颁发机构,却一直在实施中国的网络审查。CNNIC不仅曾是,现在也是,并且将来还是会继续实施中国的互联网审查。

不出意外,上述关于4月1日和2日的新闻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上被封杀了。

下面是关于这些公告的微博截图。

请注意,在第一篇关于谷歌全面撤销CNNIC的根证书的截图中,下方有三个按钮,而在第二个截图中却有四个按钮,很明显能看出第一篇微博的转发功能消失了,可见中国当局正在如何防止负面信息蔓延上变得越来越有创意!最后这篇微博的命运和往常一样,被当局完全删除了。

即便在传统媒体网站上也有一些详细介绍了CNNIC对此“毫不知情”的报道,也已经被封杀。

网易的报道:“Chrome和Mozilla撤销了CNNIC CA”在发布后2小时之内就被删除。网易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之一。

URL:http://tech.163.com/15/0403/08/AM8VPOLJ000915BF.html

新浪的报道:“CNNIC认为谷歌的决定是不可理解和不可接受的”被删除。新浪网是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之一。

URL: http://tech.sina.com.cn/i/2015-04-02/doc-ichmifpy5387951.shtml

搜狐的报道:“CNNIC谴责谷歌”已被删除。搜狐在全网Alexa排名第44。

页面